石大文苑

当前位置: 电竞外围 > 石大文苑 > 正文
二两黄酒,温一温 ——《许三观卖血记》读后感
发布者:电竞外围  来源:电竞外围投注网站  发布时间:2020-09-02 09:58:08点击数:字号:
分享到:
我要评论 0
审核人 资讯中心总编室

许三观从书里走来,他微笑着。他已经很老了,牙齿掉了两颗,皱纹爬满了全身。他和许玉兰都白了发,携手颤颤巍巍走过大街小巷。再也不会有人指指点点了,年轻人都不认识他们。他们的朋友大多入了土,剩下的和他们一样老的走不动路。

他们走进胜利饭店,点了一盘炒猪肝。照例还有二两黄酒,酒要温一温。许玉兰不动筷子,微笑着看着他吃。“多少年了,还吃不腻。”嘴上抱怨着,眼里却满是温柔。许三观不看她,夹起一片猪肝放进嘴里。“真好吃啊!”就着猪肝和酒,他又一次说起他人生的故事......

“我的故事是从卖血开始的。那时我年轻,跟着阿方和根龙去卖血,得了35元钱。那是一笔大数字,我用它娶了许玉兰,许玉兰成为了我的妻子。她后来生了三个儿子,一乐、二乐、三乐,都是我的好儿子。一乐调皮,砸坏了别人的头,我卖了血。那个时候生活困难,大家都饿,为了让孩子们吃上面条,我卖了血。常识青年上山下乡了,为了一乐的身体和招待二乐的生产队长,我卖了血。后来一乐生病了,为了治好他,我卖了血......

我天生一副好身体,靠卖血养活了一家人,度过了许许多多的难关。心地好的人是会有上天眷顾的,我身边好多人都去世了,我还好好地活到现在。对啦,我每次卖完血都会去胜利饭店,点一盘炒猪肝......”

许三观云淡风轻又带点得意的诉说着他的过去,甚至选择性的遗忘了很多事情。他是一个好父亲,他说。他是一个好丈夫,他说。人生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走过去了,送茧的小伙子变成了花白头发的老年人,很多事情再也不会被提起。人们过上了好日子,再也不会饿肚皮。他也不用再去卖血了。

他说到这里,停一停,总结道,“我是一个幸福的人。”

《许三观卖血记》是一个温暖又悲凉的故事,他讲述了小人物许三观的一生。这看似平淡又充满波澜的一生,有那么多的困难重重。大跃进破坏了正常生活,自然灾害期间完全揭不开锅,学问大革命批斗她的妻子。除了这些,还有一乐的身世,许玉兰的剽悍,一乐的病,家里的穷。生活不曾放过许三观这个男人,塞给他无数的苦痛。

可这是许三观呀,一个没有饭吃时都能用嘴给大家做菜的男人。他能接受生活给的苦,从不抱怨,从不妥协。

他也会自私,不想把卖血赚来的钱花到一乐身上,一乐闯祸让他去找何小勇赔偿,带全家人吃面条让一乐去吃烤红薯......他真真切切的委屈着,他做了乌龟,他替别人养了儿子。可他又真诚的爱着一乐,爱着这个最像他,最合他心意的儿子。

于是他卖血替一乐闯的祸负了责,卖血给一乐钱让他补补身子,卖血带着哭泣的一乐去饭店,吃了一碗面条。

这是书里最动人的地方,自私是人性,而爱,也是人性。

最后许三观一路卖血去了上海。他不要命的卖血,让人心疼。他作为一个父亲,牺牲自己也要救治孩子。最后的他已经不在乎血缘和恩怨,只在乎他深爱的孩子。

很多时候,我都以为许三观撑不住了。可是这个命硬的男人,一直撑到了最后。他不用卖血也可以吃炒猪肝了,他老了,不用再承担所有的风雨了。

余华的笔是很残忍的,《活着》里福贵的家人,一个一个的死去。而他温柔的对待了许三观,这是编辑的善意。毕竟啊,许三观是一个很好的人,一个经历坎坷的好人,应该有人心疼,应该得到善终。

【 编辑:周靖晨 来自:文法学院  责任编辑:李杰 审核:资讯中心总编室】

关闭

请遵守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。
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电竞外围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。
电竞外围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。
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,与本网站立场无关。
 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,换张图片
0条评论    共1页   当前第1

联系方式

联系电话:(0532)86983218

网站维护:电竞外围(华东)创造太阳网学生工作室

地址:青岛市黄岛区长江西路66号 邮编:266580

山东省东营市东营区北一路739号 邮编:257061

鲁ICP备05021531号

  • 微博链接
  • 学习强国号
  • 中国教育号
  • 石大新浪微博
  • QQ公众号
  • QQ空间
  • 石大官方微信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